请输入您要查询的汉字:

《康熙字典》是在明朝梅膺祚《字汇》、张自烈《正字通》两书的基础上加以增订的,是由张玉书、陈廷敬等三十多位著名学者奉康熙圣旨编撰的一部具有深远影响的汉字辞书,共收录汉字四万七千零三十五个(47035个),为汉字研究的主要参考文献之一。

热门查询:

綿

上諭
康熙四十九年三月初九日
上諭南書房侍直大學士陳廷敬等

    朕留意典籍,編定羣書,比年以來,如《朱子全書》《佩文韻府》《淵鑑類函》《廣羣芳譜》,併其餘各書,悉加修纂,次第告成。
    至於字學,並關切要,允宜酌訂一書。《字彙》失之𥳑略,《正字通》涉於汎濫,兼之各方風土不同,南北音聲各異,司馬光之《類篇》,分部或有未明;沈約之《聲韻》,後人不無訾議;《洪武正韻》雖多駮辯,迄不能行,仍依沈韻。
    朕嘗參閱諸家,究心考證,凡蒙古、西域洋外諸國,多從字母而來,音由地殊,難以牽引。大抵天地之元音發於人聲,人聲之象形寄於點畫。
    今欲詳略得中,歸於至當,增《字彙》之闕遺,刪《正字通》之繁冗,勒為成書,垂示永久,爾等酌議式例具奏。

康熙字典凡例


    ❖ 六書之學,自篆、籀、八分以來,變為楷法,各體雜出,今古代異,今一以《說文》為主,參以《正韻》,不悖古法,亦復便於楷書,考證詳明,體製醇確,其或《字彚》《正字通》中偏旁假借、點畫缺略者,悉為釐正。
    ❖ 古韻失傳,晉魏以降,創為律韻行世,雖其間遞有沿革,然矩矱秩然,不可紊亂,開口、閉口,音切迥殊;輕脣、重脣,字母各別,自《洪武正韻》一書為東冬江陽,諸韻併合不分矣!今詳引各書音切而悉合之《等韻》,辨析微茫,集古今切韻之大成,合天地中和之元氣,後之言音切者,當以是為迷津寳筏也。
    ❖ 《切韻》有類隔通廣諸門,最難猝辨;《正字通》欲率用音和,然於字母淵源茫然未解,以致幫滂莫辨、曉匣不分,貽誤後學,為害匪淺。今則悉用古人正音,其他俗韻㮣置不錄。
    ❖ 音韻諸書俱用翻切,人各異見,未可強同;今一依《唐韻》《廣韻》《集韻》《韻會》《正韻》為主,同則合見,異則分載。其或此數書中所無,則參以《玉篇》《類篇》《五音集韻》等書;又或韻書所無,而經傳、史漢、老莊諸書音釋所有者,猶為近古,悉行采入。至如《龍龕》《心鏡》諸書,音切類多臆見,另列《備考》中,不入正集。
    ❖ 《說文》《玉篇》分部最為精密,《字彙》《正字通》悉从今體,改併成書,總在便於檢閱,今仍依《正字通》次第分部。閒有偏旁雖似,而指事各殊者,如焸字向收「日部」,今載「火部」;霴字向收「隶部」,今載「雨部」;熲、潁、穎、㯋四字向收「頁部」,今分載水、火、禾、木四部,庶檢閱既便,而義有指歸,不失古人製字之意。
    ❖ 字兼數音,先詳考《唐韻》《廣韻》《集韻》《韻會》《正韻》之正音作某某讀,次列轉音,如正音是平聲,則上去入以次挨列;正音是上聲,則平去入以次挨列;再次列以叶音,則一字數音,庶無掛漏。
    ❖ 字有正音,先載正義,再於一音之下,詳引經史數條以為證據。其或音同、義異,則於每音之下分列訓義;其或音異、義同,則於訓義之後,又云某韻書作某切,義同。庶幾引據確切,展卷瞭然。
    ❖ 正音之下,另有轉音,俱用空格加一又字於上。轉音之後,字或通用,則云又某韻書與某字通,再引書傳一條以為證據;字或相同,則云又某韻書與某字同,亦引書傳一條以實之。其他如或作某、書作某,俱依此例。至有兩字通用,則首一條云與「某」通,次一條加一又字於上;或有通至數字者,竝依此例。
    ❖ 集內有或作某、書作某者,有與某字通、與某字同者,或通、或同,各有分辨。或作者顯屬二字,偶爾假借也,如《禮.祭法》厲山氏之有天下也,則烈或作厲,《左傳》晉侯見鍾儀問其族曰泠人也,則伶或作泠;書作者,形體雖異,本屬一字也,如花作華、馗作逵等類,條分縷析,各引經史音釋為證。
    ❖ 集內所載古文,除《說文》《玉篇》《廣韻》《集韻》《韻會》諸書外,兼采經史音釋及凡子集字書。於本字下,既竝載古文,復照古文之偏旁、筆畫,分載各部、各畫,詳註所出何書,便於考證。
    ❖ 《正字通》音訓每多繁宂重複,今於音義相同之字止云註見某字,不載音義,庶幾詳略得宜,不眩心目。
    ❖ 引用訓義,各以次第,經之後次史,史之後次子,子之後次以雜書,而於經史之中,仍依年代先後,不致舛錯倒置,亦無層見疉出之弊。
    ❖ 《正字通》所載諸字,多有未盡,今備采字書、韻書、經史子集來歷典確者,竝行編入,分載各部、各畫之後,上加增字以別新舊。
    ❖ 《正字通》承《字彙》之譌,有兩部疉見者,如垔字則襾、土兼存,羆字則网、火互見。他若虍部已收䖑、䖐,而斤、日二部重載;舌部竝列甛、憩,而甘、心二部已收。又有一部疉見者,如酉部之𨠎、邑部之𨜒,後先矛盾,不可殫陳。今俱考校精詳,倂歸一處。
    ❖ 字有形體微分,訓義各別者,《佩觿》《正譌》等書辨之詳矣!顧尚有譌以承譌,諸家蒙混者,如大部之奕與廾部之弈,《說文》點畫迥殊,舊註不加考校,徒費推詳,今俱細為辨析,庶指事瞭然,不滋偽誤。
    ❖ 《正字通》援引諸書,不載篇名,考之古本譌舛甚多,今俱窮流溯源,備載某書、某篇,根據確鑿,如《史記》則《索隱》《正義》兼陳,《漢書》則師古、如淳竝列。他若郭象註《莊》,高誘註《呂》,悉從原本,不敢妄増。其閒字有兩音,音有兩義,則竝采無遺;如或有音無義、有義無音,則又寧缺無僞,偶有參酌,必用按字標明,古書具在,不可誣也。
    ❖ 《字彙補》一書考校各書,補諸家之所未載,頗稱博雅。但有《字彙》所收誤行增入者,亦有《正字通》所增仍為補綴者,其餘則專從《海篇》《大成》《文房》《心鏡》《五音篇海》《龍龕手鑑》《搜眞玉鏡》等書,或字不成楷,或音義無徵,徒混心目,無當實用。今則詳考各書,入之〈備考〉,庶無以偽亂眞之弊。
    ❖ 篆籀淵源猝難辨證,《正字通》妄加釐正,援引不倫,累牘連篇,使讀者瞢然莫辨。今則檢其精確者錄之,其泛濫無當者竝皆刪去,不再駁辨,以滋異議。

御製康熙字典序


    《易傳》曰: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周官外史掌達書名於四方,保氏養國子教以六書,而考文列於三重,盖以其為萬事百物之統紀而𠯁以助流政教也。
    古文篆隷随世逓變,至漢許氏始有《說文》,然重義而略於音,故世謂漢儒識文字而不識子母,江左之儒識四聲而不識七音。七音之傳肈自西域,以三十六字為母,從為四聲,横為七音,而後天下之聲緫於是焉。
    嘗考《管子》之書所載五方之民,其聲之清濁高下,各象其川原泉壤淺深廣狭而生,故于五音必有所偏得,則能全備七音者鮮矣。此厯代相傳取音者所以不能較若畫一也。
    自《說文》以後,字書善者,於梁則《玉篇》,於唐則《廣韻》,於宋則《集韻》,於金則《五音集韻》,於元則《韻會》,於明則《洪武正韻》,皆𣴑通當世,衣被後學;其傳而未甚顯者,尚數十百家。當其編輯皆自謂毫髮無憾,而後儒推論輙多同異,或所收之字繁省失中,或所引之書濫踈無準,或字有數義而不詳,或音有數切而不備,曽無善兼美具可奉為典常而不易者。
    朕每念經傳至博,音義繁𧷤,據一人之見,守一家之説,未必能會通罔缺也。爰命儒臣,悉取舊籍,次第排纂,切音、解義,一本《說文》《玉萹》,𠔥用《廣韻》《集韻》《韻會》《正韻》;其餘字書一音、一義之可採者,靡有遺逸。至諸書引證未備者,則自𦀰史百子以及漢晉唐宋元明以來詩人文士所述,莫不旁羅博證,使有依據。然後古今形體之辨,方言聲氣之殊,部分班列,開卷了然,無一義之不詳、一音之不備矣。凡五閱歳而其書始成,命曰:字典,於以昭同文之治,俾承學稽古者,得以備知文字之源流,而官府、吏民亦有所遵守焉。是為序。

康熙五十五年閏三月十九日
日講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講學士加五級臣陳邦彥奉勑敬書

所有汉字全列表  首页

Copyright © 2004-2023 New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